起诉书写得太夸张
来源:    发布时间: 2020-01-18 15:30    次浏览   >

案发后,鲜少公开表达想法的小灯泡父亲刘大经,在开庭前晚在网上发文,表示“心情非常复杂,曾经一度想要拾起凶刀手刃那个伤害女儿的恶人。但希望小灯泡能烛照每一个黑暗冷漠的角落。法院也能针对儿少伤害案件,以此为案例,剖析成因。”

刘大经一直陪在妻子身边,紧握妻子的手。庭讯中,双眼直视前方,就是不愿意看凶嫌王景玉。他说,他也可以投身愤怒,要求法院速审速决,使凶手尽速伏法。但他以it产业为例指出,除将不良品丢弃外,也要了解生产线出什么问题,才能提升良率,除了司法以外,还有警政、卫福等单位,在他坠落杀人之前,为何没有接住他?

辩护律师向法官表示王的精神状态有问题,不具有“就审能力”。但法官认为王除想要陈述自己想法外,问题都能适切回答,没有精神丧失。庭讯进行1个半小时结束,王景玉还押看守所,7月21日再开庭审理。

庭讯开始,法官贴心告诉小灯泡双亲,如果身体、心理有任何不适,可随时离开法庭到外面休息,等心情平复后再进入法庭,他们点头示意明白;法官还要求律师与他们换位置,观察被告表情,但他们选择坐在距离王景玉最远的位置,似乎仍无法面对凶手的残暴。

他坦承知道杀女童是犯法的,还说自己日记上写自己是尧皇,皇上杀人不用受处罚,是“写错了”。

今年3月28日,小灯泡在母亲陪伴下,不幸遭王景玉当街随机断颈杀害,检察官5月23日依杀人罪将王起诉,求处死刑,检察官起诉前曾传小灯泡双亲到庭,但他们仅委托律师前往。昨天是案发后,第一次见到杀害女儿的凶手。

法官问王景玉是否在看守所羁押,王却说“我不认为自己被羁押”,还说“律师不是我找的,是他们来找我”。辩护律师梁家赢说,被告精神状态有问题,无法有效沟通,希望能做精神鉴定,判断是否能进行审判,但法官认为无必要。

中新网6月24日电 据台湾《中国时报》报道,内湖女童“小灯泡”命案,士林地院昨首度开庭。凶手王景玉被法官问到杀了几刀时,他当庭示范如何逞凶。小灯泡母亲看了忍不住落泪,庭中更频频拭泪吐气,缓和心中激动情绪;她还强调,社会安全网的洞,绝对需要政府各单位的努力,让孩子有更安全的环境。

此时,王歪头、搓手,语无伦次告诉法官有4点声明,提到八国联军、英国伊丽莎白女王等,而当法官出示笔记、凶刀,王仔细地观看,还一度想用手拿刀确认,遭法警制止。

法官拿出王景玉笔记本询问他写的一些传宗接代、四川女孩等无厘头的文字,问他这些内容是否与2011年间开始自言自语,导致工作不顺遂等有关,王回答“写错了”,否认预谋杀害女童。

小灯泡母亲王婉谕强调,社会安全网的洞,需要政府努力,不只是司法,还有警政、卫福、教育一同协力,失去小灯泡,希望换回不是一辈子无边无际的伤痛,而是唤起大家重视,让孩子有更安全环境。

受害家属小灯泡的母亲王婉谕(左)与父亲刘大经(右)出庭旁听,小灯泡母亲在离开法庭时,不断拭泪。

王听完检察官叙述起诉内容后,向法官回答“都是事实”,他只划2刀,并非23刀,起诉书写得太夸张,且他用的不是剁刀,是菜刀,还当庭示范。小灯泡母亲听闻后,止不住眼眶泪水,当庭泪崩。律师询问是否休息,2人表示不用。